其后我为此生爱恨拔足狂奔

When the snows fall and the white winds blow, the lone wolf dies but the pack survives.

网易云介绍已经删了

手快存了两份

两个版本

奋起干革命

莉莉安的故事

那是我第一次进很安静的酒馆,所有已经就坐的客人都不怎么说话,一个一个用竹帘子隔开小单间里露出梳齿一样细密的灯光,间或传出切切的私语,像在谋划不法的勾当。

当时还是学生的我们很不屑,酒馆怎么能不让人说话呢?酒馆应该是可以撒泼打滚的地方,应该是糙汉们大喊和小屁孩鬼叫的地方。

于是我们坐进一个隔间里,像四台扩音器一样大声的骂人、打屁、开黄腔。

就在我讲完一个特别下流的笑话以后,竹帘子上移来一片青灰色的影子,有人经过,影子停了下来,接着影子的主人掀开帘子,我注意到那只手的曲线尤其温厚。

“你们太吵,别的客人都不好谈事情了。” 这是莉莉安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当时她手里托着一瓶刚烫好的酒,垫着深...

地狱犬或者狼人

我决定谋杀一个人

「宋冬野豆瓣」关于《空港曲》的事。

2017-04-19 04:06:09

时而思量,凡事皆不过如此。

美不过如此,恶不过如此,见过极致,就难起波澜,登峰造极者又岂不是天天被平淡无奇所困扰。

困于尘嚣阑珊者,皆愿独自摇船登岛,赏几日月,望几日海,久了又要思念俗世红颜,往港口寻船回家去了。

也许有一天,世界上再也没有船,尘嚣处港空了,岛上港也空了,尘真归了尘,土真归了土,两群人都站在锈了的空港上,望着对岸,该和起多么美的一首曲子。

© 雪泥鸿爪 | Powered by LOFTER